【我身邊的廉政故事】 “零報告”背后的故事

時間:2019/6/11   來源:鄂州市紀委監委網站

“爸爸,我給說白了,他一不是貧困戶,沒有這個條件享受這個政策,二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,要經過校委會評議、公示,比他家庭經濟條件差的還有很多,讓別人怎么看我?再說了,他占有了一個指標,那就意味著真正的貧困生就會失去一個指標,我怎能對得起自已的良心?”

今年2月中旬的一天,身為梁子鎮長嶺中學政教處主任、貧困補助對象評定小組成員之一的陳青元,對上門來為一位遠房親戚說情的老丈人直言不諱地說道。

“青元,你說得在理,做得對,是我老糊涂了啊。”老丈人羞愧難當地說。

2018年,陳青元的一個遠房親戚因自家小孩貧困補助指標的事吃了他的“閉門羹”。今年貧困補助對象評定工作一開始,心存幻想的親戚又找上門來,這次不同的是,他打的是“親情牌”,把陳青元的老丈人搬了出來,如是有了開頭的一幕。

每逢一年一度的貧困補助對象評定工作開始后,有一定的話語權和決定權的陳青元就成了被“圍獵”的對象,或請他吃飯,或表示“心意”,《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家庭經濟困難寄宿生生活費補助工作實施方案》就成了他的“擋箭牌”——“你看看,你家符不符合貧困戶條件和標準?如果符合,不用你請客送禮,我們都會照章辦事。如果不符合,只能說對不起,請帶著你的禮品走人。”就這樣,陳青元婉言謝絕一些“上門客”。

今年上學期,在學校在評選“貧困生”會議上,有一名干部親屬的“貧困生”赫然在列,陳青元當即提出這名“貧困生”不能上報,并闡述了政策依據和事實理由,一點余地都不留。在他的堅持下,學校避免了一起扶貧領域問題線索的發生。

在去年以來的梁子湖區扶貧領域監督檢查“大數據”信息比對和入戶核查中,長嶺中學一直是問題線索“零報告”。(作者:盛志高  梁子湖區梁子鎮長嶺中學)

分享按鈕 河南快赢481app